html模版關於電影問題、行業爭論,徐崢都跟我們聊瞭聊
關於電影問題、行業爭論,徐崢都跟我們聊瞭聊|界面新聞 · JMedia

隻服務於獨立思考的人群

正午尤物摩爾首頁天下中國宏觀娛樂體育時尚文化旅行生活遊戲軍事視頻歪樓數據APP◇ iPhone Android

關註 ◇RSS微博微信

互動 ◇吐槽報料投稿召集令好問 登錄 消息 我的面點我的關註我的文章投稿報料帳號設置退出商業科技汽車地產證券金融消費工業交通投資營銷職場管理創業出國樓市視聽關於電影問題、行業爭論,徐崢都跟我們聊瞭聊徐崢作為演藝圈“跨界大軍”中的佼佼者,面對當今亂象叢生的影視圈,面對無數行業人都在痛批的“小鮮肉”和“電影品質”問題,面對無數人都在吐槽的“IP”、“替身”、“摳像”等現象,他分享瞭自己的一些想法。

暴娛 · 2017/06/26 12:09評論(0) 收藏(0) 3.3W字體:宋

徐崢 影視產業

演而優則導 是當今演藝圈的常態,眾多演員在有瞭大量積累後,都不再甘於做攝影機前的表演者,而是紛紛跨界,要麼執起導筒,做那個監視器前指點江山的人,要麼當起監制,成為影視劇制作的核心關鍵。徐崢作為這支 跨界大軍 中的佼佼者,面對當今亂象叢生的影視圈,面對無數行業人都在痛批的 小鮮肉 和 電影品質 問題,面對無數人都在吐槽的 IP 、 替身 、 摳像 等現象,他都與 四味毒叔 分享自己的一些想法。

小鮮肉 現象是因為兩個不同體系被攪到一起造成的混亂

Q:您很註重對年輕導演和年輕演員的培養,而對於現在影視圈出現瞭的 小鮮肉 現象,您有什麼看法,眾多批評的背後又說明瞭什麼?

徐崢:以我的觀察來看,我覺得我沒有看到過不努力的小鮮肉。事實上每個小鮮肉在他自己的維度都希望可以做得更好,希望可以有突破,而出現這樣的現象是因為在行業背後,兩個不同的系統被攪到瞭一起。

第一種是選秀體系,是原來在韓國日本所形成的一種偶像文化,它通過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這種嚴格的選拔形式,選出一部分從外形、身體、心理等各方面都十分優秀的年輕人作為偶像。之後圍繞這些偶像會產生一個更大的群體,一部分是為他們工作的人,更大一部分是屬於一種追星效應,從而形成一個系統,發展出整個的粉絲經濟和粉絲文化。

而演員則是另外一個表演體系。雖然同樣有門檻,需要挑選,但這個門檻卻跟長相沒太多關系,是需要有一種靈敏度,有一種吸引眼球的東西,也就是所謂的觀眾緣。之後再通過表演考試,觀察其身上的氣質和特點,看他是不是有質感,是不是在某個維度上能夠成為某一類型的演員。隨後,經過戲劇學院的訓練和舞臺劇的再次打造,導演或制片人會通過他們的表演,挖掘出表現突出的人進行試戲,使其將能量完全爆發出來。所以演員應該是從這個系統來的,但因為產業以及整個環境的關系,這兩個系統被混淆在一起瞭。如果想要改變,就要按照不同系統的規則來,同時也要尊重不同的系統。

Q:那這兩個系統之間是否有兼容性,或者是否有一個可以讓二者互通的橋梁呢?

A:一定是有兼容案例出現的,但這一定不是一個群體現象,隻能是個例。因為群體現象需要一套嚴格的篩選制度,比如國外的Casting公司、專業星探等等。之所以會有那些試鏡、面試,無非是為瞭電影工業做準備,這就體現瞭一個專業選角導演的重要性,他們會通過手裡很多很多的資料,去各個地方看不同的人,他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瞭解什麼地方有什麼樣的演員,哪部戲能夠讓一個演員爆紅等等。他們非常瞭解如何更好的匹配一個劇本的演員,為導演提供一個專業資料庫,使導演能夠在資料庫裡進行選擇,但如果選角導演不專業,就會出現混亂。

Q:有沒有什麼方式能夠改變 小鮮肉 這個現狀?

徐崢:我覺得個人改變不瞭這個現象,這需要整個行業達成一種共識。這種共識首先需要有專業的認知度,要瞭解演員如何選擇。另外,之所以會出現混亂,是因為在這背後,每個人各自的目標不同,有人就是要賺錢,有人就是想做爆款,他們會根據數據熱度和指數來選擇投資項目,無論哪種都無可厚非。但問題是一個電影制片人的核心訴求是什麼,同時正視 小鮮肉 問題,讓每個人明白什麼是對的規則和體系。如果你想做一部以質量為主導的戲,那麼就必須要考慮演員是不是符合角色,是不是接近角色,如果剛好都符合,那小鮮肉也沒有不可以。隻有最終形成的作品好壞,才是最主要的。

Q:其實現在中國每個領域都存在小鮮肉,而小鮮肉最大問題實際上是社會的拔苗助長,因為大傢都在爭搶,導致瞭他可以沒有演技就有很大的市場。

徐崢:最重要的還是尊重,是不是尊重瞭一個行業的規則,比如阿湯哥,剛剛出道時也隻是一個非常非常小的角色,但你會發現他漸漸的把自己錘煉成阿湯哥這樣一個形象和一個品牌。而且這個形象不僅僅是一個演技派就能夠代替的,因為他還有很多其他的特質,問題就在於怎麼樣去打造。我發現美國有一套體系、一套方法可以讓這些年輕人不走偏,不是說因為你形象好,就被打上沒有演技的標簽。比如克裡斯蒂安貝爾演《太陽帝國》時才十幾歲,也是小童星,但在他成熟後依舊是演技派,就是因為有一套體系在支撐他。這套體系就是為演員提供劇本、提供訓練,訓練演員的臺詞、肢體,而演員唯一要做的,就是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接受這個訓練。

Q:為什麼中國就沒有這樣的體系?這因為誘惑太多?還是有些不理智的熱錢導致瞭很多頭腦發熱的情況?

徐崢:因為還沒有出現特別特別糟糕的現象,現在所有的運作其實都還不錯,但等到90%的投資人最後都賠瞭的時候,大傢就一定會反思,一定會建立這樣的體系。因為無論是出於明星本身的要求,還是出於制作團隊的要求,現在Casting公司和這樣的團隊已經出現,而從它自身的生存需要來講,演員副導演將會把自身職業做成一個聯盟,這其實都是工業體系的一部分。隨著它的漸漸成熟,自然而然的就發展出來,隻是時間還沒到,火候還不夠成熟,所以肯定要經歷很多亂象,出現很多缺乏常識的現象。

國產電影品質差是前幾年熱錢進入後導致的後遺癥,改變需要時間

Q:從數據顯示,上半年國產片就非常不景氣,在好萊塢大片和寶萊塢面前成績很不理想,據說隻有四五部掙錢,你認為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是什麼,就是怎麼去改進國產電影質量?

徐崢:熱錢的進入造成瞭一些不是非常理性的投資行為,雖然過程可能很成熟,但是沒有看到結果,投資人隻是把這個投資達成瞭,結果其實是最後電影上映後的樣子。

首先從決定投錢開始,到這個東西做出來形成結果,再到最後形成債務糾紛,所有這些都需要有一個時間過程。其次打磨一個好作品也需要時間,並不是現在看到市場不景氣,明天就能馬上把一個好作品擺在面前,一個好的電影,從選材開始就要找到合適的題材,確定類型、制定目標,然後按部就班的進行孵化,每一步都要有足夠的時間,像馮小剛導演那種在整個創作維度已經非常熟練的人,依舊每年一部的堅持瞭十幾年,而對於其他人,這一系列的操作就更需要一個過程。前兩年熱錢的進入,導致一些項目實際上還停留在計劃階段,卻都紛紛倉促上馬,所以可能就會有很多後遺癥在這一兩年集中爆發。但波浪形永遠是一個正常的序列,目前的低谷也是正常的。

Q:最近很多人拿寶萊塢的《摔跤吧!爸爸》作對比,說中國電影顯得十分浮躁,你覺得像一個演員為瞭演好一部戲,去練摔跤九個月,這在中國可能嗎?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徐崢:其實好的電影不見得是票房最高的電影,而票房不高的也不代表不好,我覺得票房和品質是兩個不同維度的衡量標準。《摔跤吧!爸爸》之所以做的好,是因為不管是觀眾或是從業人員,都在這部片中都看到瞭一種殿堂級的標準。作為演員,願意花那麼長時間對自己進行改造,這就已經超過瞭一個演員本身的職業標準,但不能以此要求每個演員都做到這樣。不過有很多很基本的東西,比如磨練演技、不軋戲、全身心投入、願意配合導演要求等等,都是作為一個演員最基礎的標準。我們至少要保證把這個基礎標準做好,然後再去為瞭某一個裡程碑的作品來超越這個標準。很多演員可能沒有達到《摔跤吧!爸爸》這種神級標準,但仍然是一個非常出色、有演技、有實力、並且令人敬重的演員。而從表演這個角度來講,《摔跤吧!爸爸》更多的應該是演員們努力的方向。

當整個行業標準開始慢慢提高,對於行業內的所有人,不管是投資人、制作人,還是演員,也開始有更高的要求。而所謂小鮮肉,隻是一個審美上的標準,長得好是先天優勢,但也隻是一個基礎。除此之外還需要從更全面的產業和行業角度,樹立更多更高的標準,這些都是需要通過努力和培訓去達成的。

其實在《摔跤吧!爸爸》熱度背後,我們應該看到的是一種需求,行業人也好,觀眾也罷,我們需要看到這種電影,需要看到這種工作方式,需要看到這種專業、敬業的態度和一個對的標準。所以它也給我們一個提示,當熱錢來的時候,不一定要按照之前光看數據、使用想象來工作等等這樣的維度,其實也可以有其他專業性維度,能夠達到讓投資人受益、並且獲得口碑和票房雙贏的局面,那何樂而不為呢。

Q:現在很多投資人都不願意投國產電影,甚至還出現一個現象,就是很多大導演開始做網劇,難道中國電影已經低谷到大傢寧願拍網劇也不碰電影瞭嗎?

徐崢:網劇也是在一個熱度上面,很多行業人紛紛做網劇,使其變成新的一窩蜂趨勢,可據我觀察這個事沒有那麼容易。比如原先編劇寫劇本,不需要去考慮受眾群,不需要考慮背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而現在的整體商業模式,全部是倒推出來的,大傢會最先考慮我們的受眾群到底是誰? 他們想看什麼樣的劇作?這個要求比電影還要高。在美國都是最好的電影編劇,去到那樣一個容量更大,知識量、信息量都更大的領域,隻有在劇作方式上面更加成熟的人,才能把這些事情做好,像現在大傢都認為這事變得更加容易瞭,這一定個誤導,是另一種惡性循環的開始。

但在這當中一定會產生優秀的作品,因為它的比例太高瞭,一萬部裡一定有一部好的,隻要比照對的方式去做,下功夫去研究,就能把這個事情給做對,所以我認為不用開發太多,隻要琢磨一下怎麼能夠做成爆款就夠瞭。好多人聽到爆款兩個字就以為隻要投機就能做成爆款,其實不是,爆款是磨出來的。

高片酬 和 演員票房核心論 都需要嚴格的行業標準來規范

Q:你怎麼看待演員的高片酬,很多人說這是市場需求,也有人說要限制,因為演員並不是制作最核心的一個要素。

徐崢:好的作品中,演員所起的作用一定是很重要的,隻要這部作品是講關於人的事情、關於人的故事,那麼這就需要演員通過表演將人物支撐起來,所以高片酬這個事情,無法一概而論,畢竟每個作品的狀況都不一樣,演員做瞭怎樣付出也都不同。過去演員拿到的片酬比別人高是因為好萊塢有個明星體制,大傢發現隻要是明星來演,觀眾就會趨之若鶩。發展到後來,演員成為一個高危職業,特別是武打明星,很容易就會受傷,而片酬本身是在為這種高危工作買單,比如一個人為瞭演戲暴瘦四十斤,之後又瘋狂復胖,他為瞭這個角色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甚至是用自己的生命來表演,難道他不應該拿到高片酬嗎?

但同時有一些也是投資方不理智造成的,這種不理智源於對演員的信任,認為付出的錢一定可以收回來的,所以他們願意給。對於這點,除非能出臺一個規定,不許進行這種不理智的投資,否則控制非常困難。所以這個事情真的沒有辦法一刀切,問題就在於投資人付出瞭高片酬,最後他有沒有得到相應的結果,如果沒有,但還是給演員高片酬,那就是這個投資人有病。

現在的投資人也都不傻,或許他以前不懂,認為隻要把導演換掉就能好,到後來發現其實是演員不行,那他就不會再在演員部分投入那麼多錢。所以不理智投資造成的高片酬是一個自然規律的變化,投資人一定能夠慢慢的在整個過程中,找到問題根源的核心所在。

但也有投資人明知道這個戲不賺錢,是一部藝術電影,就是願意投,願意拿錢來拍,是因為他身體裡面有一種情懷、有一種理想,或者是有很多制片人喜歡某位導演,覺得他的作品就是一種情結,所以隻要是這個導演拍的電影就會投。這當中還有一種投資人,就像國外很多盈利機構,願意去資助一些藝術團體,他們覺得這是整個企業的一種文化,是個人文化和品位的象征,並不是用錢來衡量的。

Q:但現在好像即便請瞭小鮮肉也做不到高票房,還有人說在中國沒有真正有票房的演員,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徐崢:因為目前的數據研發還處在一個過程當中,甚至說這個研發的渠道到底合理不合理、科學不科學、是否覆蓋瞭整個狀況還有待證實,比如參加一個活動,當某一個人出來的時很多人在尖叫,甚至全場四千個人都是為他而來,但可能他的粉絲就隻有這四千個人,如果放到一個更大的海洋裡,另一個人的粉絲或許更多,隻是表達方式不是尖叫,但數據隻抓取那個聲音,數據的標準隻是分貝值,那肯定是這個四千人的數據更高。其實得出某個結論的指標有很多,甚至比數據更細更多,隻是沒有辦法被電腦以一種機械化的方式體現出來而已。很多時候根據經驗來判斷,也是一種數據的結果,所以除瞭要重視數據,也要重視人本身的感覺和直覺的判斷,因為這部分也是很重要的數據。

Q:現在還有一種現象是某位演員隻能在某個導演的戲中,才能成為高票房的保證,換個環境就不靈瞭,你覺得這是不是我們電影工業還不夠發達、不夠成熟的一個表征?

徐崢:每個演員都自己的特質,在整個演藝生涯中,會有非常瞭不起的成績,也會有低谷的時候,這是無法把控的,很多時候演員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接瞭這個戲,如果它的分數很低,演員也隻能默默後悔。整個體系的成熟首先應該是各種各樣的類型片都有,有大商業片、也有藝術電影,不同維度下風格化或個性化的作品都應該有它的通道,有不同的人群欣賞,這是一個共生的狀態,也是一個全面的狀態。同時也要有一個為瞭這種共生狀態存在的權威性獎項,能夠平衡所有維度,不管是商業還是藝術,這個獎項的標準是非常重要的。

其實所謂在藝術商業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就是可以讓專業的從業人員有一個努力的目標,比如一個拍瞭一輩子藝術電影,並且每部電影都賠錢的導演,最後拿瞭一個終生成就獎,這個獎是獎勵他在專業和創作領域所有的付出,不是用錢來衡量的,也不是用票房來衡量的。否則隻有一個衡量的標準,那就一定會出問題。

IP、替身、摳像、毯星、電影重工業

這些所有的現象都應有一個正確的看待方式

Q:您如何看待現在的IP熱?

徐崢:當形成某種現象時,總會有一些符號來代表這種現象,所以IP其實隻是一個標簽,有的人到網絡上去選高點擊量的作品,這個可以說是一種IP,某一組非常默契的搭檔,也可以說成是IP,比如葛優老師和馮小剛導演搭檔就是一個IP。比如王寶強,他也是一個IP,所以我們應該更大維度、更大范圍的去理解,IP並不是單指網上某個高點擊量的作品, 而是一個更加廣泛的標簽。

Q:您如何看待演員替身的問題?

徐崢:替身是一個非常非常專業的領域,沒辦法一概而論,什麼時候該替,什麼時候不該替這都是需要專業判斷的,比如戲裡面有一些很簡單的特定動作,像開車過去後甩一下,可能我們覺得很容易做,不需要替身,但對於導演來說,一個天天開車,對這個動作已經重復瞭幾千遍的替身能夠做出另外一個專業維度的表演。可如果演文戲,拍正面的時候是你,拍背面的時候,就變成另外一個人,這是不可以的,因為你這個人被劈開瞭,而演員就是要在專業領域、專業框架內以身體盡最大維度去創造角色。

Q:現在有一個詞叫摳像,很多演員對著綠幕表演太難瞭,對這點您怎麼看?

徐崢:我覺得這就要看創作者對自己作品真實度的要求瞭,有些人就是不願意到外面去拍,全部都在棚裡拍,那後期就隻能全部摳像來完成。但這會導致幾個問題,第一是特技預算更高,花錢更多,另外就是水平能不能達到完全看不出來,加入這個創作者就是希望觀眾看出摳像,那我們也是無法阻止的,所以我覺得,摳像其實是特效技術層面一個很專業的詞,就看專業者對他有什麼樣的要求。

Q:現在有一個很熱門的 蹭紅地毯 現象,我們很想知道您對毯星怎麼看?

徐崢:毯星這個問題要追溯到源頭,就是為什麼會有紅地毯?比如我們拍一個電影,今天第一次公映請瞭很多朋友,而我們作為這個作品的親生父母,一定要以一個最光鮮亮麗的狀態在門口迎接所有人,因為這是我們整個團隊付出努力做出來的作品。而紅地毯隻是一個為瞭增強儀式感的東西。所以衡量走紅地毯的標準其實很簡單,就是看你有沒有作品,有作品走紅地毯就很正常,如果沒作品也走,那這就會造成其他人的不舒服,因為或許在你看來這個榮耀、是個光彩,但其實那個榮耀本身不屬於你,那麼這就是虛榮。

Q:現在有一個特別熱的詞叫重工業電影,甚至很多人說今後中國的方向就是重工業電影,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徐崢:重工業電影是很多人的理想,就像一個煙雜店的個體戶夢想有一個工廠,就好像我想改變中國現在這個行業的局面,恢復到以前那種大制片廠模式,其實在國外有很多優秀的制片廠,都保留瞭過去的東西,在每一間攝影棚外面,都有介紹說什麼戲是在這裡拍的,什麼演員在這裡拍過,去到餐廳,也會有介紹說這個專門是秀蘭鄧波兒的,以前她拍戲的時候就在這裡吃飯的等等,這個時候你會很感慨,就像我們看到以前北影廠那邊的院子。當這些堆積到一定程度,就會形成規模,而那個規模其實是一個非常龐雜的一個建構,就像橫店一樣,其實可以說橫店就是重工業誕生出的產品,它是由於無數部電視劇都在那拍而慢慢建構起來的,很多人希望電影工業每一步都能做到專業化,能夠讓他們在這個行業中有種自豪感,能夠在努力制作的每一部作品裡都展現出重工業體系,這是一種非常重要的理想。但判斷電影的好壞隻有一個標準,就是品質,和輕重沒關系,可對於一個行業來講,它需要有重工業這樣的維度,否則就沒有辦法去拍那些戰爭題材或者大特效的電影,如果你腦子裡已經有想法要拍一部科幻電影,那麼要想把他實現建構起來,自然需要有重工業的加持。

文|賈悅琳

引爆泛娛樂,發現新價值

更多專業報道,請點擊下載 界面新聞 APP

0暴娛界面JMedia聯盟成員引爆泛娛樂 發現新價值

關註作者已關註 私信

相關文章【專訪】青雨傳媒董事長張靜:你無法拒絕《獵場》07/01 08:30

《軍師聯盟》收視率擠不進前三 因為沒留住大媽們...壹娛觀察 · 23分鐘前

埃德加·賴特、麗貝卡·豪爾加入本屆威尼斯電影節...Ariston Anderson · 57分鐘前

表情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發佈

評論(0)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創作者介紹

天痕的手札

taz5hvjpq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